南溪陆见深_第8章 三个月,必须怀孕 首页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第8章 三个月,必须怀孕[1/2页]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 新笔趣阁] http://m.bqge.org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云舒冷笑。


好一个白莲花。


可惜了,在她面前,不过一个跳梁小丑。


“南溪是陆见深的老婆,是陆家的媳妇,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可以和她相提并论?”


“她花见深的钱,叫天经地义,别说是见深的钱,整个陆家的钱任由她挥霍,她也用不完,她想用多少用多少。”


“至于礼物,她就是送一片叶子,爷爷也喜欢,当宝贝一样收藏着;而你就是送一片金叶子,爷爷也不会领情,自取其辱罢了。”


方清莲刚张唇,陆见深抓住她的手腕,同时给了南溪一个眼色。


南溪心口一阵苦涩。


但还是立马挽住云舒:“妈,我和见深正在给爷爷挑选礼物,既然您也在,快帮我们参考一下!”


南溪笑的灿烂,语气温软。


云舒的声音也放软了许多:“其实我也没什么好参考的,爷爷什么都不缺,他想要什么你们还不知道吗?”


南溪哪能不知道,但是她知道见深不想要。


所以当着婆婆的面,她只能装傻充愣。


云舒直接看向陆见深:“别告诉我你不知道,爷爷最想要的礼物,就是一个小曾孙。”


不说还好,一说起这个事来,云舒就火大。


“你说说你,整整两年了南溪的肚子都没动静,再这样下去我都要怀疑你了。”


南溪:“……”


这可真是亲妈,上来就是怀疑自己亲儿子。


如果换成其他婆婆,肯定是指责她肚子不争气,指责她身体虚。


所以南溪立马感觉心头暖暖的,十分温馨。


“妈,这是公共场合,您好歹给我留点儿面子。”陆见深揉着眉头,一脸苦恼。


“你也知道要面子,那我就不要面子了,你知道每次和那些阔太太聚会,她们问我有没有孙子的时候,我就恨不得钻进地缝里。”


南溪囧。


她的脸也红了。


“以前,我总想着你们年轻,想着多给你们一些时间,所以从来没有插手。”


“但是这一次,陆见深,你给我听好了,我给你三个月的时间,要是南溪的肚子再没动静,我唯你是问。”


“妈,你这完全是强人所难,你讲点道理行不行?”陆见深满脸愁云。


“我还就强人所难了,三月再怀不上你们都给我去医院检查。”


云舒又看向南溪:“这几个月你给我盯着他,要是他不主动,不配合,随时向我报告。”


南溪脸红的都快滴出水来了,连忙点着头:“好,妈。”


方清莲在一边已经尴尬死了。


她楚楚可怜的咬着嘴唇,捏着拳头,整个人又生气又伤心。


如果不是拼命的忍着,她恨不得现在就开口说出见深和南溪要离婚的事。


云舒走的时候,陆见深和方清莲都松了一口气。


“见深,你不会真的要和她生孩子吧!”


方清莲一幅楚楚可怜的看着陆见深,那个样子真是要多柔弱有多柔弱。


南溪默默的抿了抿唇。


可能男人喜欢的都是这一类吧,柔柔弱弱,可可怜怜,充分激发了他们的保护欲。


哪怕是超凡脱俗如的陆见深,也没能免俗。


“不会。”陆见深的答案果断又干脆。


“既然已经决定离婚了,我就不会给她和我留下这个隐患。”


听到这话,方清莲才松了一口气。


转而看向陆见深撩起头发,温柔的开口:“见深,你陪我逛逛吧,我想买几件衣服。”


突然,时间像被定格了一样。


南溪看着方清莲耳朵上的碧玉耳环,整个人如遭雷击,愣愣的站在那里。


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,总之就是特别难受。


她看向方清莲,出口的声音软的几乎没有力气:“能问下你的耳环是在哪儿买的吗?”


方清莲再度撩起头发,大方的露出耳环,笑着说:“你是说这个吗?”


“嗯。”南溪捏紧了双手。


“不是买的,那天在见深那里看见了,觉得特别好看,我很喜欢,他就送给我了。”


第8章 三个月,必须怀孕[1/2页]

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